母亲感动了,「嗯……好儿子……
  我看着母亲粘糊糊的阴户快流口水了,顾不上和母亲搭话,张嘴再次凑在阴户上轻轻舔了起来,吮吸着母亲肉缝的淫液。
  母亲真正发浪了:「哦……噢……儿子……妈好痒好麻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哦哦……妈要……妈要啊……痒……哦……」边叫边把肥白的屁股往上挺,让阴户贴紧我的嘴。
  我舔着母亲的阴户,听着母亲的浪叫,阴茎早已再次勃起,于是我偷偷移开嘴,一手继续在母亲阴户上摸着,一手扶着阴茎抵在母亲肉缝处揉擦着。
  母亲正发骚地浪哼不已,大屁股左右扭动,没有发现我的嘴换成了阴茎正在她肉缝磨擦着,我轻轻一顶,顺着淫液整个龟头没入母亲阴户里。母亲肥厚湿热的阴户裹着我的龟头感觉比和女友做还舒服许多。
  母亲这时发现有些不对了,淫叫了两声想挪开,我连忙一顶整根阴茎插入母亲的阴户里,塞的母亲阴户满满的,母亲身体颤抖一下,阴户也一动一动地夹着我的阴茎,张开嘴巴哦哦叫着说不出话了。我很快伏下身体吻住母亲的嘴不断亲着,阴茎用力在母亲阴户抽插起来。
  「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母亲嘴被我吻着只能嗯嗯哼叫。我没有停止吻她,继续插着母亲的阴户。不一会儿,母亲大概被我插得太舒服了,开始配合我的抽动了,伸手搂住我的脖子,肥大的屁股不时挺动着迎接我的阴茎。
  我阴茎插入时母亲的阴户就不断收缩夹紧我的阴茎,同时也配合起我的热吻,吸吮着我的舌头,还把她的舌头伸进我嘴里让我吸吮。
  这样我和母亲的舌头紧紧绞在一起,而下面我的大肉棒也的塞满了母亲肥美的阴户……
  没过多久母亲的阴户里就冒出更多粘滑的淫水,我们母子俩下身交合处越发变得湿糊糊了……
  和亲妈乱伦的罪恶快感肆意弥漫了我的心智,我紧紧搂住母亲的肥软大屁股,几近疯狂地挺动腰身,肉棒飞速插弄着母亲的老穴……
  前后大约就五六分钟,我便感到一阵快感袭来,随即阵阵浓精喷射而出,全部射入母亲异常湿热的阴户里……
  母亲「唔……」地闷哼一声,死命地把我身体箍抱住,并把下身凑紧我,阴户里的软肉还不时蠕动着夹弄我的肉棒……
  这种感觉我是第一次体会到,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,却深深迷乱了我,从那起我再也无法摆脱那种快感的诱惑。
  妈妈到我房睡
  原本我以为,和母亲有了肉体关系后,接下来我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。不料事后的第二天,母亲便开始冷落我了。
  午后我乘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时,溜了进去想和她亲热一番,母亲却丝毫没有了昨天的骚情,硬是不顺从我的求欢。最终只是让我摸了几把身子,当我想更进一步时她生气了。说昨天她是一时老糊涂了不要脸,才会跟我做了那种见不得人的丑事。说着说着还流泪劝我别再想那事了,要找个媳妇好好过日子。
  母亲这般突然变化着实让我十分意外,可我很快就想明白了,她一定是感到后怕,担心会被人发现,那后果确实是让人不敢想。说心里话冷静下来后,我也想到了这些事情,只是我觉得只要稍微注意一些并不会被人发现。我反覆想了又想,决定暂时还是不再纠缠母亲,让她对我先放下心来,总该还会有机会。
  于是我告诉了她我女朋友的情况,说等我们找到正式工作后就马上结婚,只要您不愿意,我绝对不会再纠缠您了。
  我还连声说自己是因为和女朋友分开久了,昨天才忍不住对她做了不该做的事。但是现在已经发生了又没人怀疑,咱们都要看开些,以后儿子会更加孝顺您的,不让您操心。母亲的情绪这才平静下来。
  就这样接下来的近两个月里,我都刻意对母亲保持着该有的距离,平常的母子关系。渐渐地母亲似乎淡忘了那件事,对我就像往常一样了。我极力克制着亲近母亲的慾望,终于苦苦等到了又一次机会。
  那天不知道什么原因,我刚睡下不久,就听到到父母亲在房里大吵起来。
  没过多久,母亲便气冲冲跑到我房里,说今晚妈就睡你这。说完她就过去锁上房门,转身钻进了我被窝里。母亲穿着一身睡衣,躺下后我们的身体挨在了一起,温暖肥软的感觉立刻激起我的慾火。但我还是压抑着冲动,平静地问母亲发生什么事了。
  母亲唉了一声,停了好一会儿后才接着说,你爸那老畜牲……把洪大军家那傻闺女糟蹋啦,下午那闺女当着许多人的面说出来的,这会儿街坊都该知道了。
  我一听当时呆了呆,原以为父亲只是喜欢喝酒打麻将,没料到还是个老不正经的色鬼。我心里是又气愤又隐隐带有一丝窃喜,气的是父亲居然那么无耻去奸淫一个十多岁的傻姑娘,喜的是有了这事后母亲大概会生气好一阵了,我亲近她的机会就更多许多。
  这一夜我们母子俩说话到很晚,之后才睡着了,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  只是早上我先醒来时,发现自己把母亲搂得很紧,肿胀的肉棒隔着衣物抵在她的臀沟处,当然这是我睡梦中无意的举动。这种久违的感觉让我很激动,我保持着姿势继续装睡,不时把下身贴紧母亲一下。
  母亲醒来时大约不想吵醒我,轻轻翻动了几下想起身,却被我搂得太紧起不来。当她翻动身体时,我的肉棒便在她臀沟处紧紧抵磨着,接着我听见她低低呻吟了一下,嘴里说了声,“这小畜牲!”然后使劲把我推开了。
  见母亲要起床出去,情急之下我也顾不上想什么了,急忙翻身坐起从身后一把搂住她,把脸贴在脖子处,轻声叫了下,“妈……”然后把她搂得更紧些。
  母亲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,说话声音也变了。
  「你想干啥?小坏蛋,赶紧让妈起来了。」
  我没有马上回答,用脸缓缓磨蹭她的脖子。
  母亲叹了一口气,伸手拍了拍我的头。
  「别这样,儿子……」顿了顿接着说。「妈不想害了你……」见母亲态度缓和,我不由暗喜。接着我就把手移放到了母亲胸部,捂住了她的奶子。
  「不会的妈,我们只在家里…亲热,谁也不会知道的……妈…儿子真的很喜欢您……」
  母亲不再说话,侧回脸看了我了看我,然后又轻轻叹了一口气。这样算是答应我了,我强忍住内心狂热的激动,扶抱着母亲的身体慢慢躺下,开始温柔地亲吻抚摸她,不一会儿母亲就动情了。
  当我的手摸着她阴部时,母亲开始低声呻吟,一脸受用无比的表情。短短个把分钟后,我就接着利索地脱掉了自己和母亲身上的衣服,把脸趴在母亲的大腿根部……
  当我的嘴巴凑到母亲阴户的时候,她的肉缝处已经渗出丝丝淫液了,淡淡的腥臊气味充鼻而入,越发狂乱了我。我含糊不清地唤了声“亲妈”,伸手探入母亲臀部下面,紧紧抱住她两团臀瓣,同时用鼻尖顶入她的穴缝……腥骚的味道更加浓了许多,我不断轻轻使劲把鼻子往里塞挤,很快鼻子上便沾满了母亲的淫液。母亲开始喘气了,两手抱住我的头部,偶尔还用力按几下,显然已经动了淫情。
 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,我唇舌并用,在母亲阴户处继续卖力地啜弄舔扫……直到我大半个脸跟母亲阴部都湿糊一片,母亲也开始催促了,我才挪身伏压在母亲裸体上。
  由于之前的舔弄使母亲阴户异常湿滑,我的肉棒毫无一丝阻碍地尽根没入,抽插起来更是滑溜异常……虽然肉棒受到的摩擦略微轻些而不是很刺激,但是这也让我的插弄更持久了。
  我接连抽送了近二十分钟,累得气喘吁吁的,却毫无一丝洩意。我自己感觉比上次母子亲热时勇猛多了,母亲看起来也更骚浪些,似乎所有顾忌都被我的肉棒插飞九天外了……
  「唔……畜生乖儿……妈要死了…」
  母亲失神地看着我。
  「哦…亲妈,儿子弄着受用吧……不比老爸差吧……」我故意重重挺动几下腰身后说。
  「嗯…别提那老不死的…畜生……嗯……父子俩都一样……别…别太使劲了……」
  母亲说着搂紧了不让我再动,还用力捏了我屁股一把。我刚好也想歇口气,便顺势趴了下来,让肉棒继续插在母亲阴户里,和她贴着脸继续说话。
  「妈…您怎么骂人哪…儿子我这么卖力伺侯您……」我调皮地捻了捻母亲红褐色的奶头。
  「啐…妈拿刀逼着你来伺侯啦?……你们父子就都是畜生……」母亲恨恨说着,扭扭了扭大屁股。
  我知道母亲并不是真的生气,也不再言语了,再度抽动起肉棒来,每一次都插得更用力更深入……母亲立刻变了神情,眯着眼开始哼哼不绝,也主动挺起下身迎凑我……
  大约过了十多好几分钟,我终于有了想射精的感觉。
  我抽出抱着母亲屁股的手,搂住她的脖子,开始亲母亲的嘴,同时肉棒极速抽送着……
  母亲一定感觉到了我要射了,也变得骚狂起来,嘴里嗯嗯浪哼着舔吻我,阴户立阴肉阵阵夹缩,大屁股更是挺得欢快……
  不多时我就射了,母亲「啊」的一声,几乎在我射精的同时,她阴户里也冒出了股股热液……
  洩身过后,我们母子俩都瘫软了下来,彼此相视笑了一笑,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互相依偎着闭目歇息……浑然中居然都睡着了……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又过了一个小时,还是母亲把我摇醒的。母亲看我的眼神和之前大不一样了,我再度搂着她丰腴的身体亲密抚摸。母亲异常顺从,还出乎意料地逗弄了几把我的肉棒。我隐约觉得她似乎已经不再有那么多顾虑了。又缠绵了一会儿后,我们便起来一起出去了。
  出来后发现父亲已经出门不知去哪儿了,直到吃晚饭时都没回家,我想他大概是怕洪大军找上门算帐,所以出外躲避去了。天完全黑暗下来后,我说出去找找父亲吧,母亲生气地说不找了,不回来了才省心呢。
  到了晚上九点多时,我接到姐姐打来电话,说父亲到她家去了,现在喝醉酒刚睡下。
  姐姐还问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,父亲去时说要住她那一阵子再回来。
  我只是说父母吵架了,没讲洪大军家傻闺女的事。姐姐说这几天姐夫陪她公公住院看病去了,爸爸住那还行,公公出院了怕住不下得让爸回来,我接着说那到时再说吧。
  刚放下电话母亲就问了,老不死的到你姐那了?
  我仔细说了通话内容。母亲沉默了好一会儿,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,告诉我父亲和姐姐之间发生过的丑事……
  原来我姐姐在出嫁前一年的一天,父亲在酒后就把她姦淫了,过后父亲还多次乘母亲不在家时继续纠缠姐姐,直到姐姐出嫁后才平静下来。母亲为此和他闹了无数次,骂他畜生,父亲还狡辩反正又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,弄一弄又不碍着谁……
  我听得奇怪,急忙打断母亲,等等……您说姐姐是你们抱养的?母亲说姐姐是刚满月大时就抱回来的,你姐她自己也是被父亲姦淫后才从父亲口中知道的。
  本来母亲以为这些事过了对谁都不再提了,谁知父亲这下又不安份起来。
  难怪印象中姐姐出嫁后就很少回娘家呢,可是这次她怎么愿意收留父亲哪,难道她不记恨了?母亲说姐姐胆小也没心眼,早被男人睡过了,被父亲污辱后不敢声张也没寻死觅活的,只是每次都跟她哭诉,后来母亲就出主意让她赶紧找个男人嫁了。
  说完这些母亲又叹了叹气,这下你姐夫他们不在家,老不死的又该造孽了,明天你去把他叫回来吧,别让毁了你姐的家庭……当天晚上,我和母亲自然睡在了一起,我们亲热的时候我就叫母亲别记恨父亲了,咱母子不也相好了嘛。
  母亲听了后阴户使劲夹了下我的肉棒,说现在扯平了,可你姐不是自己情愿的,跟妈让你弄不一样。而且老畜生还在外面惹别人,傻姑娘那事还没完,指定还要出啥大事哩。我想想也是,搂着母亲接着插弄起来,什么都不再想了……谁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呐……